文化 >> 文学作品 >> 详细内容
收谷的变迁
日期:2018-09-04  作者: 

近日双休日我回老家,准备帮大哥家收谷子。到家后,只有嫂子一人在,我让她:“把镰刀拿来”。她问我:“干啥呀?”我说:“割谷子”。她却笑着说:“今年都用收割机,不用人打了”。听了这话,我将信将疑,我想,我们这坡大沟深的丘陵地带,怎会用上这洋玩艺。这时,正巧大哥从田坝里回来,他与我打招呼后,开上农用三轮车准备去拉谷子,我便随车同去。

到田坝后,只见收割机在机主的熟练操作下,张开两米多宽的大嘴,将稻谷从离地15厘米高的地方咬断咽进腹中,边走边把脱离干净的谷草截成短节,从尾部排出。一块2亩大的稻田还不到20分钟就脱离完毕后。然后返回大路,将风筛净的谷粒从腹部塑料管道倒入农用车箱。望着这神奇的东西,心随收割机转动的滚轮,将我带入历史回忆之中……

从我懂事那时起,老家收获水稻,先后经历了用板桶、脚踏打谷机、柴油打谷机、汽油打谷机、电力打谷机等阶段,但都得经过割谷、脱离等程序。过去打谷不仅费工、费力、费时。如果用板桶打,1亩稻田得7到8个人1天时间、用脚踏打谷机打,1亩稻田得5到6个人1天时间打、用柴油机和汽油机或电力机打,1亩稻田得2个到3个人1天时间打,但用电力机打谷须有电源。想将板桶、脚踏打谷机、柴油打谷机、汽油打谷机、电力打谷机盘运到田里,那是一件即用力气,又要掌握技巧的活。这些打谷工具一般近200斤,在田坎狭窄、低洼不平,翻坡过沟的一个人无能为力。大都是两个人抬,抬机是抬机时得掌握二力平衡,不然机子翻到伤人事件时有发生。无论割谷还是打谷,谷芒飞扬,扎得人毛焦火辣的,实在难受。同时,割谷时得弯腰驼背、打谷者得用气力,都是苦力活。另外,带小刺的谷叶将人们的手皮磨红,有时磨破,鲜血直流。谷子打后,还得人将谷粒肩担背扛到大路上。往家中盘运时,先后经历了肩担背扛、独轮车、两轮架子车、牛力套车、拖拉机、农用车等演变过程。无论板桶、脚踏,或是油料电力打的谷子,都混杂着渣草,在院坝晾晒前还得清理。 现在收割机收获1亩水稻不到10分钟,收费100元,而用柴油机、汽油机或电力机打,1亩稻田得400到600元工钱。一台收割机一天能收近百亩,我们村民小组380多亩稻田,如果连片的话,要不到4天就收完了。 过去除去阴雨天不能打谷 ,前后一般得2个月时间。  

过去收谷子,若遇到不好天气,人们在雷雨的逼迫下,抢收抢运,个个跑得比竞赛场上的运动员还快。我经历了几件难忘的事,一次在收割谷子时,不小心将左手的两根指头割伤,顿时鲜血直流,医生包扎后虽没感染,但左手一用力就出血,别人打谷、种麦时,只能在田坎上心急如焚观望。还有一次,我从离家二里之外的田间打完谷子后,用箩筐担了一挑往回赶,刚走到半路,忽然箩筐绳子断了几节,当时正是电闪雷鸣,在这上不着村,下不挨户的鬼地方,想找一根绳子比登天还难。我急中生智,忙解下裤带,将绳子接好,只有一手提着裤子,一手稳着扁担艰难地往回担,刚把谷子担到家,倾盆大雨就下来了……

“碰……碰……碰”,收割机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我一眼望去这片30多亩稻田,很快全部变成回填的秸秆。再看看每位村民收谷时的笑容,我悟出他们怀着对丰收的无比喜悦以及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的美好心情,更是对改革开放的赞美,。(汉中市东大街办事处 李有逵)

[ 欢迎您!第位访问者,您的IP是 ]
政协网站 政府网站 合作媒体 友情链接 检察网站 中省政协